欢迎进广州某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
栏目导航
私募推荐
推荐课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9888
公司地址:广州市未央区鼎新花园
当前位置:私募股票推荐 > 私募推荐 >
推荐融人必看的电视剧《天道一个私募大佬推荐给金私募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5-04

  今日在深圳晚上组织了此次私募培训的聚餐,席间喜牛集团总裁(原上海从容投资总裁)郑莹总与民间高手罗老师向我们共同推荐一部适合私募与证券从业人员观看的电视连续剧《天道》,王志文主演,希望各位网友喜欢!

  更高级的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一位资深人士评价道:“很难给这部电视剧归类,痴迷音像的土匪级发烧友、超凡脱俗的天国之恋、杀富济贫的商战神话等传说级人物和离奇的故事,构成了一部很怪的电视剧。这部戏刻画了一个高人,其厚重感和历史感以及思辩意识,都带给观众强有力的冲击,可以说,这部戏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女人看爱情,男人看商战”。

  他是该剧的灵魂,所有情节是围绕他而得以铺展;他还未及出场,芮小丹的朋友肖亚文就给出了定义:

  “是人、是魔都可以,就是不是人。他跟人的思维颠倒了,不是人的思维;柏林有个居士说他是极品混混。

  一旦对他动了那种心思,你就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以我的智力,我理解不了这种人”。

  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韩楚风闻声心里一颤,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丁元英了,这正是丁元英的真实品性。他惊叹大师的观察力,问道:“十分之气,还有一分呢?”

  在《天道》剧中,丁元英既是一个精于谋算的金融投机者,又是大彻大悟的悲悯之人;他是一个驰骋商场的实用主义者,又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都市大隐,一如他说:

  “人从根本上要面对两个问题:一、生存,得活下来。二、是要回答生命价值的问题,让心有个安住”。

  他深刻参悟着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熟知人性;他是个不动声色的生活旁观者,亦是义无返顾对爱至情至圣的人。

  “天下之论道到极致,百姓的柴米油盐;人生冷暖论道极致,男人女人的一个情字。”

  他有着超度常人的思维和睿智,仿佛一切的人和事都在他的感知之中;他为人处世与众不同,不按常规出牌,个性极不入世,常令人难以理喻。

  “他永远不会跟你吵架,他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渗透着对世俗文化的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于跟你讲道理,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

  他是掌握并遵循规律的人,一个得道之人,一个随性重情之人;举重若轻,在常理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人。

  他的思维和行为,在崇尚金钱与权利的社会里,谓是凤毛麟角,标新立异;他活得明白活得透彻。

  很少有人真正理解他,因而也极少有人能够和他站在一个高度、一个层面来对话;他是孤独的。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需要点缀和填充,而头脑复杂的人,则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

  正应有“偏见”,他才会深刻反思一个人在主流文化中应扮演的角色,悟到保存自我、尊重规律的重要。他以对天道的认识和思辩,以对文化属性的抽身反思,获得了缜密的大智慧。

  “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你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

  他在精神方面的超现实,某种程度也决定着在生活中与众的格格不入;他的自我修炼颇似于出家人的修行状,便也应了芮小丹那句话:

  丁元英无疑是孤独的;孤独到长时间里依靠方便面度日,大隐于市,而不为人知。

  他淡泊名利证到“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男人的内心深处,其实渴望着他所需要的情感呼应,一种博大、温润的爱。

  由丁元英对小丹的感情来看,恰恰是孤独的人,一旦走入真爱,定会强烈、专注到极致。

  “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边是什么不去论它了。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就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

  小丹回德国探亲,思念驱使他不远万里飞赴特拉维夫,伴她游历圣城耶路撒冷;他戏称是“千里送身”。

  当有人指责他对小丹临别电话的冷漠,质疑他对小丹的情感时,他保持着沉默;他的情感是无须要向任何人解释、证明,他对人性太过了解。

  “认识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

  由《遥远的救世主》到《天道》,丁元英似如一个真实的存在,弗远亦弗近,咀嚼不尽。

  在丁元英这个虚拟的智慧化身前,唯一的感觉,是自己知识的贫血;而知识正是真智慧得以产生的根基。

  然而,更大范畴里的自身不足,深感自愧;如大爱之心,如人格魅力,如悲天悯人,如自我修炼,如灵魂归宿感……

  《天道》以音乐艺术为主线贯穿,以经济变革为背景铺垫,以凄美爱情作人性修饰,最终融入在“天道”的哲学理念中。

  《天道》中的音乐概念,包括有——音乐、唱片、音响、发烧友、音响公司、北京音响展;是剧情的重要元素。片中男女主角的非凡情爱,也缘起那一曲天籁之声——《天国的女儿》。

  男主角丁元英,当是一位“土匪”级的音响发烧友,四十万元极品音响与大量进口原版CD唱片藏品,是他在古城临时居处的主要家当。

  其人既有大智慧又有平常心,乃即入世又出世的智者;他自称“本是后山人,偶坐前堂客”。

  缘于特别之故(不细说),他隐居古城,名下虽有巨额资产,却暂时冻结不得动用;资助朋友之妻,又用去了他备好二年生活费的大部分;过着简朴而与众不同的生活。

  即便最为窘迫的日子,寒冬腊月房内无暖气,只以方便面充饥,却依然悠闲泡着功夫茶,吸着“555”烟听音乐;生活的颇为“境界”。

  极为困顿之下,他又不得不出售收藏的唱片,以支撑日常生活;此时,他无意间一句话,引得芮小丹好奇;她走入他的居室,走近了他的生活,竟发现了不同的人性世界。

  一个纯净到一尘不染的女声仿佛从天国里倾泻而下,仿佛是一双上帝的眼睛怜悯地注视着人类。

  一声,只一声,芮小丹骤然有一种灵魂之门被撞开的颤栗,犹如心灵被偷了去,只剩一副骨架在轻轻的飘着……轻轻的飘着,又感觉自己像一个失重的物体被一种神秘的引力带到了没有现在、没有未来的时空。这是一种什么声音啊,时而像露珠的呢喃,时而像岩浆的涌动,时而让人幻入远古的星空倾听天女的咒语,时而让人在潮水般恢弘的气势里感受生命的悲壮和雄性的本色,向往豪迈人生……

  芮小丹被震撼了,心里在惊叹:这是一种什么声音啊!太美了!太让人陶醉了!人原来还可以这样活!灵魂原来还可以这样滋润!

  当真正以心灵去欣赏音乐,感悟音乐,便自然发现,音乐那净化人心灵力量的存在。

  小丹首次在丁元英家见识了令人“失重”的音乐,便生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力量;被那种纯净、震撼到人的灵魂深处的声音激荡着,她一遍遍地问自己:是心灵的感应还是灵魂在寻找寄托?

  音乐为内心纯净的她,洞开了另外一片更高远的天空;她与丁元英由层次悬殊的音响发烧友,逐渐而成为爱情挚友,直将她带入美好的情感世界。

  为亲聆体验“失重音乐”的感受,我在多套音响上作了比较;PC机有源音响自是不提,而单级晶体管功放推出的效果,有感穿透力有余柔和细腻不足,音色稍欠。

  在家中,我以前、后级电子管功放推动,只那“一声,只一声”的重放音,那声音就像瀑布雾气一般流淌,犹如来自天国;哀怨声中,仿佛在倾诉天堂的悲伤;瞬间,周身的全部感觉,已被音乐牢牢吸入,失了自我……

  曾以为,忧伤近于有悲痛的感觉,程度不同罢了。听《天国的女儿》终才明白,真正的忧伤,却是一种淡淡而深蕴的情绪,它完全脱离了具体的情节和环境,只在你的意识感知里;如果世间真有优雅一说,那么这首曲子所表现出的,则是优雅的忧伤。

  《天国的女儿》是一首以普通音响,难以重现的天籁;介质不同的音响,重放出的感觉会有大的差别。

  据资料介绍,《天道》在拍摄过程中,剧组租用了当时最好的音响设备,价值高达190万元。“剧中设备是16个接线台机器推”,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也许现在看来不那么高端了,但是在当时,绝对是最顶尖的。”

  于是觉悟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好的音乐须要有好的设备来支持(重放),而好的音响设备,不是人人都可具备。

  当一个人决定购买一套音响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一种标志了,首先标志着生存能力,其次标志着生活品位。毕竟,这是文化消费而不是生存的必须。

  音响(HiFi)断不是生存的必须,是人生达到某个状态,标志性的消费水准,与精神品位有关。

  于许多人而言,可能一生都未想过去拥有,或是欲求之而不得;也可能随着生命推进,到下一个状态时有新的变化,或是延续,或是摒弃;这能体现出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生命的态度,精神上的要求。

  剧中,丁元英对三位小提琴大师,演奏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的评价,堪是片中的华彩——

  冯世杰:还可以?那就是不怎么可以了?这唱片是你的,这曲子和演奏可不是你的。穆特是卡拉扬的得意弟子,你知道不知道?你说,这唱片哪儿不好?是萨拉萨蒂的曲子写得不好,还是穆特的小提琴拉的不好?好不好你今天得说清楚了,你要说不清楚就走,别怪我瞧不起你。

  丁元英:你看啊,同样一首曲子,我们以穆特和弗雷德里曼的小提琴来做比较,穆特诠释的是悲伤、悲凉、悲戚,弗雷德里曼他诠释的是悲愤、悲壮、悲怆,不一样。穆特她多了一些宫廷贵妇的哀怨,少了一些吉普赛人流浪不屈的精神。海飞兹当然无疑是一个小提琴演奏家,但是就这首曲子来说,我觉得他的诠释也不一定是最高境界。可能是因为他注意技巧上的严谨,反而染上了一丝匠气,少了一点儿虔诚。所以就三个人演奏的同一首曲子来比较,我觉得穆特是心到手不到,海飞兹是手到心不到,只有弗雷德里曼那是手到心到。

  丁元英:心是什么?心是愿望,神是境界。那是文化、阅历和天赋的融会。我们当然应该相信穆特太想演奏好了,但是她的性格底色是上帝给她涂上去的,只要她不能超越上帝,那她这个性格底色的脂粉气就抹不去。穆特的手是一双女人的手。

  为兑现承诺送给小丹的特殊“扶贫礼物”,丁元英在音响市场导演出一场惊心动魄的商战神话,成功打造了一个有知名度的音响产品品牌。

  “都说音乐熏陶人。你听了那么多音乐,就熏陶成这样。看来这音乐,你听不听都没多大关系。”

  此一席平常话,似在提醒,对于音乐,不要片面追求音响效果而忽略了音乐的本质,不要为音乐而音乐,忽视了精神品质的重建。

  相思有多苦,古今的诗词都说尽了。你是女人,有女人的天性,一旦陷进去就很难自拔。丁元英这种人对女人没有意义,是女人就有贪嗔痴,没有贪嗔痴的女人是天国的女人。

  那么,参禅悟道至天人合一的那种境界,就是天国。道法自然,不具美丑善恶的属性,有美丑善恶分别的是人,不是天。天国之女是觉悟到天国境界的女人,是没有人的贪嗔痴的女人。天国之恋,是唯有觉悟到天国境界的人才可能演绎出的爱情。

  芮小丹与丁元英情感的缘起,原是丁元英那台四十万元极品发烧音响,那一曲天籁之声——《天国的女儿》。

  小丹被那纯净到一尘不染,震撼到灵魂深处的声音激荡着,她一遍遍地问自己:是心灵的感应还是灵魂在寻找寄托?

  是音乐,两个有自不同成长经历,而又有着相同文化属性的人走在了一起;于是天国之恋、神话礼物、杀富济贫的商业实践、不昧生死的红颜自性、文化属性与命运因果不虚的证明……一个个注定要发生的事件发生了,一个个被传统和习俗默守的观念颠覆了。

  一个人如果值得你去爱,就放手去爱;如果不值得,那么相处的过程就是一个鉴别的过程,即便是以后转身了,也不会觉得遗憾。

  她追求自己所爱,率性而为,不昧因果。如她所说:“爱与驾御没有关系”,“拿得住的不用拿、拿不住的不能拿,拿什么,爱就是了,管什么天堂和地狱”。此时一席言语,也算是惊雷。

  丁元英面对着一个一丝不挂似玉一样女人的身体,在椅子上缓缓站起,把丢在地上的睡衣捡起来轻轻的披在芮小丹的身上,道出了一句话:

  丁元英的情感被唤醒,他珍爱小丹,视其为美玉;面对小丹他说过:“你是一块玉,但我不是匠”,“接受你就接受了一种高度,我没有这个自信。”

  对于这份感情,她却没有奢望过天长地久,只是珍惜所以能拥有的每一天:“我们不是平行的两条线,是交叉而过,但是,这于我已经够了”。

  她向丁元英提出要个“神话”的礼物,为此,丁元英感慨地说她:“聪明如你的女人不多,奢华如你的人不多”。

  她尊重生命与爱情,她喜欢的是有大智慧、大胸怀、心有大爱的男人;正如她对丁元英说过:

  你的思辨是站在你所能把握的条件上来判断我的前途,但那是你的而不是我的;如果我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你的,那就不是我爱你了,而是你爱你自己,那就没有爱了。

  当爱情需要用天长地久来证明时,这段情感也就到了尽头。所以,爱不需要证明,不用旁人来理解,双方体会到就好。

  甚为遗憾的是,因无法成行以色列,《天道》放弃原著作中丁元英远飞赴特拉维夫,与小丹同游圣城一节的拍摄。

  那是两人探讨宗教与人性的精彩章节,也是他们爱的高潮片断;是小丹深深感受到被爱着的幸福时刻。

  在三大宗教圣地耶路撒冷,目睹战乱带给人们的惊恐和悲凉,他们谈论着救主与自我拯救、命运的因果不虚。

  在那个雨天,她险些牺牲在罪犯的枪下,之后的害怕,不是为死,是因怕再也见不到丁元英;而在最后已预料到生命危险的时刻,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要跟丁元英告别,是告别而绝非那个雨天的害怕,因为她心中已有爱,已无所畏惧,生命的长短已不再重要。

  芮小丹临死前心里黯然自语:“乖,我以后不能再疼你了,自己去找吃的吧” 如此平实的话语,催人泪下,长久浮现在我脑中,挥之难去。

  得知小丹牺牲的消息,丁元英缓缓走入卧室,拿起她牵着警犬的照片,深深痛感道:

  一句来去自如,看似平常,依我看来,应是人生的极高境界;她才真正是天国的女儿。

  丁元英在边缘思索,企图清静无为;小丹的坦然赴死,触击了他灵魂深处,那所谓居高临下的包容。小丹已抢先步入基督的窄门——她才是真正的明白人。

  她不怕失去他,因为是与丁元英的缘起为她打开了窄门,小丹所达到的,是丁元英一直希望而没有达到的高度。

  芮小丹不是为情而亡,丁元英却生生要为情而活;丁元英又着意播放了那一曲小丹喜欢的《天国的女儿》,那一刻,音乐是撕心裂肺般的;作者正是以这样一种凄美的方式,很很的诠释了天国的女儿……

  芮小丹是作者“天国之女”的寄托,她的自杀,是完美的终结、是人生满足的绽放。

  到时候,我就躺在你怀里,听音乐,听你给我讲天国,讲地狱,我就这样悄悄地死在你怀里,我的坟前开满了细碎的勿忘我,在微风的清晨,你穿过蜿蜒的小路而来,手里拿着一枝花,在我坟前默默伫立着,我就永远或在你心里了。

  她处世波澜不惊,待人淡定从容;再了不起的人物,她也只是一句话:“这和咱们有关系吗”;她的内心,人从没有高低贵贱之区分。

  她到北京找韩楚风了解丁元英情况,面对高规格接待所表现出的傲气和尖锐,与面对冯世杰的巴结而坦然直说,都令人肃然以敬。

  她尊重人性,哪怕对待罪犯王明阳,她也强调人的尊严与灵魂归宿;一语“天国在你心中”,以发自内心的理解和尊重去引导。

  如果说,丁元英闻道的男人,一心想跳出五行外;那么芮小丹便是得道的女人,自觉自在。

  无论丁元英多么不合常理的行为和深澳难懂的论调,小丹都会从容去看待、倾听、慢慢去体会,从不惊乍,即使当时不明白,她也会经过思考、觉悟达到理解。

  简单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使她能以自己内心愿望选择学业和事业,追求自己所爱;自性本来、率性而为、不昧因果。

  成为刑警的那一天,她就清楚知道,死亡是随刻伴随着;而她却坦然自若地过着每一天,看淡了生死。

  她有着超然的觉悟境界,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一个人连生死都能够超越,还有什么不能放下?

  她勤于思考,在丁元英的感染和引导下,更懂得觉与悟,更易领会天道之道与所谓的文化属性,升华着自己的思想,达到了人生的大彻悟。

  物质世间里,我们已被世俗束缚得过深,面对着这样一个简单而本真,闪耀着自性容光的女子(形象),惟有释出自己的羡慕与敬重。

  刘冰,一个贪字妄送了性命,却不知是所以为;林雨峰,一个嗔字竟被憋至寻死了结,;芮小丹,痴于情率真而为,自性自在走向天国;丁元英,睿智孤独,反思传统文化;韩楚风大气实在、肖亚文聪明干练、欧阳雪得体务实、冯世杰善良忠厚叶晓明精明谨慎;他们处各自的位置,演绎出不一样的人生。

  《天道》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诠释与拷问,折射在剧中不同人物身上,竟有了生死有别的命运结局,很耐寻味。

  丁元英是一种境界,睿智而淡然;不具作者赋予的他的智慧深度,则难以企及达至平等的理解,便就看得模糊,如同我。

  其实,观世间人事纷扰,全在于心态因应;只有放空,才能容物,只有放下,才能省悟。

  丁元英所以为众人推崇、研磨着,并不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且是他那样的智慧人生,我们追寻不来,却也从不轻言放弃。

  “道”,有天道,有人道,也有道中之道。道,遵循的是规律,无规矩不成方圆;“道”,亦为人之理性生存法则。有道则明,无道则无为。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欢迎各位一起来参与讨论,有时间细细品鉴。